失约.27

怪兽不跳舞2021-10-14  9


失约.27

发布于2021-05-0412:18

或许是我比边伯贤还要疯,所有人都沉默下来,只有楼下传来打斗痛呼的声音,我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,枪就在边伯贤脚下。

我们无法对视,因为我的眼里充满泪水,我知道前方没有糖果和王冠,我不是谁的小孩,我没有优待和奖励。

我一直都是一个人。以前是,穿越过来也是,现在也是,以后也是。

我逃不开被抛弃的结局,好像被施了诅咒,就算最后任务完成了,我也依旧是一个人,我又要面对数不清的困境。

我只是虞茜,从头到尾我只是虞茜,我不是神,不是故事的女主角,没有人为我而来。

沉默了好长时间,我和边伯贤僵持不下,他不捡枪,我能感到泪水滑过脸庞,落到下巴,然后失重般的跌落。

最后,楼下的人跑上来说了声“解决了,边佬。”他们恭敬的低头,于祁被架着离开,他已经陷入了彻底失败的打击中,低着头沧桑的离开。

手下跑的一个比一个急,最后,竟然只剩下我和边伯贤两个人,他站在灯下,我明明依旧穿着礼服,我们看起来如此匹配,但我们实际上相隔万里。

我哪能呢?我不值得。

边伯贤捡起枪,他没有举起来,半晌,我听见边伯贤沙哑着嗓子说:“两清了。”

原先的虞茜设计夺走他的眼睛,害的他差点丢了命,从神坛被拉了下来,强撑着走到现在。然后他杀了我,他觉得这是扯平了。

我又在替别人赎罪还债,我是彻头彻尾的笑话。

他在用行动告诉我,虞茜,你什么都不算,你适合什么?你适合替别人赎罪,你适合做你最不愿意的事情。

虞茜,你要忍,你要继续攻略,你要为了永生和数不清的名誉财富去拼命。

那我宁可不是虞茜,我宁可死在第一次跳楼那一天。

[宿主,消极想法适可而止。]

或许是我眼里的迷茫太多了,边伯贤抬头看过来的时候,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刺痛了一下。

所以他到嘴的全部狠话都咽了回去,他又心软了。边伯贤没有做思想斗争,他问:“怎么?你要我放你自由吗?”

看我低头呆滞的站着,边伯贤站在那边,看不清我的表情,他喉结滚动,努力显得高冷镇定:“小骗子,你想的是不是太美了。”

我攥拳,不死心的问:“你真的不信我?”

边伯贤沉默半晌,他突然摇头笑着问:“我凭什么信你?”

后来的事情讲不清了,只记得他决绝的转身,楼下有人摁着我的胳膊带我离开,被强硬的塞进了一辆车。

外面也没有很冷,我坐在车上,听旁边的手下幸灾乐祸的道:“恭喜你,又回到边家保镖大队了。”

好笑。

我跟着那个手下一起笑,他嘲笑我兜兜转转,还是逃不开这倒霉命运,我也在笑,笑的肚子疼。

笑的泪眼朦胧,车上又重归平静,那个手下松开摁着我胳膊的手,他以为我伤心过度,好心的劝:“做不了边佬的女人,做他的保镖也好呀,起码命没丢,你是头一份,独一个我见过惹了他第二次没被毙的。”

嗯,我要感恩戴德。

我要谢谢他放过我。

我擦了满手背的泪水,眼妆也被擦的花了,我现在肯定狼狈极了。

下车以后,我又回到了以前作为虞茜时候的住所。

离开之前,我听见边伯贤说,虞茜,我放过你一次,你记好了,没人会宽容一个小骗子第三次。

我连揪着他耳朵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,人们只愿意信自己主观信的东西,我解释也没有用,那在他眼里叫狡辩。

这比我原先预料的结局还要狗血恶心,但没有办法了,我只好弯腰乖巧的承受,我要感恩戴德。

感恩戴德他的抛弃,毕竟我不值得,我想去那条评论,哦,是说和我在一起会很晦气。

晦气?

我抬头,这个狭小的房间里窗口太小了,外面又是阴天,真的只有阴森森的光。

我没有后悔,关于上楼不自量力想救边伯贤这件事,我是真的怕他死,我是真的爱他。

我今天哭了太多次了,好像是和自己的幼稚置气一样,我疯狂去揉眼睛,直到眼泪不会再掉出来。

我只是一个人而已,我没有坚不可摧,呜咽声逐渐变成嚎啕大哭,所有的情绪,像回忆起来原先在现实的故事,还有现在的故事,以及丢失记忆的悲伤,这些情绪堆积在一起。

哭声超级大,但我知道房间隔音,没人听我矫情。

我又被抛弃了。


(本章完)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 http://5cdns.com/read-263058.html
0

上一篇下一篇
最新回复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