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,写什么和怎么写?如何写好诗歌,能否分享下你最近的诗作?如何写好诗歌,能否分享下你最近的诗作?


来源于网络,侵权删除

诗歌,写什么和怎么写?

琴匣


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,绕不开两个问题,即写什么及怎么写。

写什么是个平常的话题。凡人所见所感,一切皆可入诗,擅诗者打通古今,揽天地万物为器。事实也如此,无论是官方和民间的纸刊上的诗歌,还是充斥于网络版图上自娱自乐的诗歌,各种题材几乎尝试遍了。好多诗人不断试图开疆拓土,但基本上是原地踏步或拾人牙慧,折腾够了,热闹够了,重归于沉寂!每个人都要生老病死,都有七情六欲;同时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,当然也有少数高尚的人。所以我们写诗的话题,离不开生活。实际上写得好的确实不少,那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结果,是对生活的无限挖掘。优秀诗人不仅在探究生存的终极意义,也在无尽地还原自己。大诗人则代表了社会的良知或充当本土意识的预言家。一般写手只是无聊的哼哼唧唧,风花雪月,无病呻吟,那是一些自娱自乐的矫情的伪诗,遗憾的是这类文字占了网络的95%以上,其中的一些人还被热捧。


笔者生于六十年代,带有那个年代无法抹去的印记,所以对人间抱有怀疑及悲悯的倾向。我的《在云端》《虚构》、《在河上游》,《有限的悲欢》写了人生的无奈,对旧时光的缅怀,以及挣脱人生苦痛的虚妄努力;《雪天与李白书》、《下午读宋词》写了文人与社会的抵牾和命运;《偏头痛》写到疾病的无常;《西南殇》写了人定胜天的滑稽以及对人子的眷恋。《星夜》写出了人、天、地,个人与群体、祖国之间的血肉之情;《清明》写无法割舍的亲情。。。

怎么写,是技巧或艺术性问题,是诗歌创作的核心问题,也是甄别真假诗人的决定性因素。在现代诗创作上更显复杂,有无限的可能性。

我记得我曾经说过:“诗到大美,应无抒情及技巧。是砍尽枝蔓后剩下的部分”。我同样喜欢墨西哥诗人帕斯说的:“现代诗歌的特点之一就是少数派的坚强意志”,“没有任何一位开创现代性的诗人寻求大多数人的认可,相反,所有人都选择了‘蓄意与公众情趣为敌的写法’。” 两并不相悖,也正是诗歌作为一种最特别的文体的迷人之处。我反对那种太过平易的无张力的口语写作,反对低俗的俚语写法;同样也反对太过晦涩的天书创作或陷入泥沼的玄学写法。一首诗歌传达给读者的,在语言上,或是曲折的花园般迷人的,或奇崛崚峋的,要善于把握熟悉词汇后的陌生化本质,要让明晰的形象应尽展其未知(先发兄的观点);在结构上,要注重整体布局及层层上扬的递进,节奏感等等。在风格上,应该是不可复制的,应该给读者带来阅读的意外惊喜和深长的回味。。。不一而论。


一个好的诗人,在语言文字上,他是不懈的炼金士;在意象、意境、结构诸方面,他是杰出的构造师,在风格上,他是个令人惊叹的魔术师。如灵活地把上述要素融为一炉,纵横捭阖,那就是大师级的诗人。譬如笔者极推崇的陈先发兄及施茂盛兄两位学长,在诸方面几乎做到了极致。

下面谈谈我平时创作时的一些爱好,纯属个人的体会。

唐宋情结。在我为数不多的文字中,几乎多有唐宋的影子。那是一种对旧时光无限的缅怀。我喜欢《诗经》,南唐两主的诗词,宋元的小令。怀念那个时代醇朴的民风,经常在雨天遥望小路的尽头,似乎看到发往民间的采诗官,敲击着或长或短的木铎,在细雨中一路迤逦而来。《下午读宋词》《大寒》《像葵花一样老去》《夏日某个午后之唐朝》《昆虫记》,在这方面有比较集中的体现。


意象/意境的运用。笔者认为,诗歌离不开意象及意境的运用,独特的意象可以开拓诗歌的维度,让诗歌获得更大的空间。所以,擅诗者往往用丰富的意象代替冗长的独白,让读者徜徉其中,久久不愿离去。《虚构》中“他”的生存空间;《云端》的静水深流;《偏头痛》中“木鱼声中翻飞的黄雀”、“蝶翅锯动的黄昏”“遁入黑暗的塔利班狙击手”;《写在这个春天》里“珊瑚般作响的裾裙”都是这方面的探索。旧意象与新处境如何结合,给读者的想象空间“留白”等等,都是高难度的问题。

词语和修辞的选择运用。词语是作者反映给读者的第一现场,所以精心而不刻意地选择词语,是一项艰难的工作。要挖掘和还原词语本质的意义,让熟视无睹的词语获得陌生化的感觉,是我一直追求并思考的问题。修辞则是为词语的需要而提供途径,像河水寻找通道,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,不能人为地雕琢。要顺从内心的需要,有秩序地自然地流淌。

整体的气场。一首好的诗歌,给读者的感觉应该是混沌中清凉的钟声,虽难以描摹,但却获得某种体悟,欣喜,那就成就了它的价值。《星夜》是笔者自己作品中非常喜欢的一首,尽管很短,但很有感觉。

附:

星夜

更多的人走回黄昏。

四月,我听到春天在远方断裂的声音。

夜何其漫长。

我看到许多星星,顺着时光粗大的骨骼

坠入长河,没有回声,

只有盐粒冷冷的呢喃。

今夜,我想把一半的星星

送给沉默的祖国,另一半

留给夜晚不眠的孩子,

把黑暗的那一颗留给自己,

在夜的最深处泣不成声。



如何写好诗歌?

近当代以来,从心派崛起,很多朋友认为“我手写我心”,“情感比天大”,诗歌创作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昌盛时期,但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混乱时期。因为近代诗对中国传统诗词文化的断代,甚至反叛,原来的诗歌规则一再被打破,直到完全没有底线,一些分行的文字,也不管节奏感和韵脚,就自称为诗歌。

这是诗歌这种文学体裁发展、变化必然经过的大乱后治的时期。大浪淘沙、金石俱下,唯有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作品才能真正流传下去。

这其中不乏现代诗,但是古诗词作为已经被淘汰、精选过的作品是经受了时间考验的。而古诗词和现代诗词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规则的明显化。

“我手写我心”是对的,但不能只有“我心”,关键还是在于怎么“写”,才能正确表达“我心”。“情感大过天”也是对的,但是没有天地的界限,你又如何知道你的情比天高?

所以,无论是那种体裁,规则都是必须的。即使是叛将旗手——当代诗,只要被称作诗,明里暗里还是遵从着诗歌的三大基本原则。


如何写好诗歌的第一步,就是明规则

注意这是第一步,是基础,很多朋友一看这条,就认为这是讲格律大过意境,是本末倒置。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清楚什么是本,什么是末。

格式、形式、格律本来就是“末”,是诗歌的入门砖,不懂,才会认为别人把它奉为圭臬。懂格律的人就好像开车遵守红绿灯一样,根本不影响开车的快感(意境)。没头没脑地反对形式,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。

懂的都不当一回事,放在口里嚷嚷的才是不懂的人。

这里指的规则,并非特指格律。因为写诗也并不是特指古诗词,近体格律诗,近代诗,现代白话诗只要能正确表达情感,在语言上符合诗的大致规范,能让读者朗朗上口并心中一动,就是好诗。

所以,我们这里讲得规则是所有诗的通则——其实也就是诗的基本特色。是不论古今中外,只要被称作诗的作品都必须有的选项。古诗词因为格式相对规范,规则是显而易见的,而现代诗则比较隐秘,但只要是诗,就必然可以发现其内部运行规律。


诗的基本三个特征:声音高低起伏,词句带有节奏感,押韵。

对古诗而言,就是平仄、断句、押韵。而实际上押韵也是为了加强诗的节奏感,但是因为非常重要所以单独成为一项特征。简而言之,诗是韵文,即押韵的有节奏感的短文。

对现代诗而言,如果一篇作品,可能押韵的形式更加散乱、隐蔽,但是绝对是能找到的。而节奏感,有可能是激昂,也有可能是舒缓的,甚至有可能是凌乱的,需要读者自己领会(每个人读出来的节奏感不同),但是必然是有的——就算咱们平常说话,没有节奏感的语言也是面目可憎的,除非是丧葬上的吟诵(即使如此,同样也有节奏)。至于声音高低起伏,相对于古诗词的平仄,白话诗的吟诵也不能让人昏昏入睡吧。

在理清楚上述规则之后,节奏感可以自行领会,高低起伏是说话自带,所以,现代诗最外在、最明显的规则就是押韵了。

所以,不要再问诗歌是不是一定要押韵了。

不押韵,就不是诗。随便你叫什么,反正不是诗。

至于那些“一字诗”、“分行体”之类的实验性作品,并不能纳入普遍认识的范畴,没有讨论意义。


如何写好诗歌的第二步,就是写好

写好诗歌其实和写好文章是一样的。情感冲动(灵感捕捉)——诉诸文字(感情抒发)——格式调整(押韵格律),诗是韵文,唯一和散文等其他类文体的区别就在于押韵带来节奏感,而这种节奏感更加适合手舞足蹈、摇头晃脑地抒发,更加有利于人类情感激烈的爆发(正面或负面都是如此)。

这三个过程,第三点就是我们前面讲过的“明规则”。至于前两点,和所有文章的形成都是一样的,就好像我这篇问答,首先我要搞清你问的什么——然后决定怎么用文字回答,因为类似于杂文,在写的过程中就已经大致列好几条,也就省去了最后一步格式调整,顶多是检查一下错别字。

所以,如何写好诗歌的重点在于灵感的捕捉和如何通过文字表达。

这两点归根见底都来自于人类自身认识的提高,灵感是常常有的,这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。天下人都见过下雪,为什么只有柳宗元可以写出“千山鸟飞绝、万径人踪灭”?为什么只有毛主席能写出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”?这来自诗人本身的阅历(很多人有)和雄厚的文化积累。也就是当灵感、冲动到来之时,我们是否能抓住?


有些人是射门的前锋,有些人是赚钱的高手,有些人是捕捉诗歌灵感的高手,这些高手的成长过程其实是一样的。

成功都来自大量的训练。诗歌创作的训练就是大量阅读、创作练习,做好随时捕捉诗歌灵感的准备。写诗这种事情,才情占了一些,而努力绝对是占到一多半的。

没有灵机一动,出不了好诗。有了灵机一动,抓不住灵感,也出不了好诗。有了灵机一动,又抓住了,没有长久的诗词意象符号的组合训练,你同样写不出好诗。

而抓住灵感的准备和使用诗家语来通顺表达都来自可训练的读、写。

增强我们的诗歌(无论古今)的鉴赏能力,是在写出好诗的过程中,我们唯一可以通过努力获得的提高手段。

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做诗也会吟”,古人诚不我欺也。


放开写诗的想法,渐入化境

学习规则是为了忘记规则,而学习写诗的最终目的是忘记写诗。

前半句估计看我文章多的一般都能理解,因为这是我讲格律的一贯原则。而后半句就会有些费解了。我们不是要学诗吗?难不成最后还是大白话分行解决问题?

不是那个意思。

因为“诗人”这个称呼并非专业词汇,而是一种统称。一个文章写得好的人,可以轻易通过格式调整进入诗歌范畴。

一个写诗的人一定要正确的心态来看待写诗这回事。

把诗词表达捧到神坛,不让人轻易染指的做法,只会让诗歌失去生命力,越来越凋零。

诗歌是人类共情的表达。来源于生活,却高于生活,但绝对不能脱离生活。


所以那些动则鄙视其他人的做法是最不可取的,因为即使你是这个领域的高手,也不知道文学的变化形态到底会往那个方面延伸发展。诗歌的地位要拔高,但是绝不能太高,这其中有一个度,而掌握好这个度的人就可以在言志调情中游刃有余。

达不到的,就是流俗作品,超过了,就是诗匠作品。

这都不是诗歌的最好形态,也不是人类共情交流的最好形态。

关注社会,调整心态

从古到今的大诗人,其实没有一个是专业写诗,以诗为生的人。

屈原、陶潜、李白、杜甫、苏轼,没有一个不是心中有天地之人。说句实话,他们都是在政治上失意,一身本事只得在诗词上寻找寄托,才成就了这些文学宗师的大业。我们要说王安石是诗人,苏轼是词人,他们肯定是不高兴的。

好的诗人,都是内心的表达欲望充分,好的作品,都是反映社会现实和时代特色。他们作文写诗,并非为了雕琢词句,而是因为有话要说,不得不说。诗歌和文章内容上的唯一不同是写文章讲究来龙去脉,交代清楚,而诗歌因为着重于情感的抒发,对情感的产生、原因未必要做交代(有些有诗序),只要酣畅淋漓地表达出来,能够打动读者就好了。

当然,在今天这种社会形态下,反映社会现实对于大批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的诗人来说,是麻烦的事情。这也是为什么当今诗坛难以出现真正大诗人的根本原因,我们只能把眼光放在身边,放在花草虫鱼、风花雪月,从境界和格局上天生就低于古代甚至近代的艺术创作者,这是诗的悲哀。

所以在当今,想写出好诗,注意前面几点(学习规则、多读、多写)就能写出不错的产品。至于最后这一点,不是个人能改变的,对今天的诗歌写作者来说,实在是苛求。


分享近期作品

这段时间因为事情较多,写得比较少。翻找了一下前几天的动态,只有两首五绝,都是日常生活记录,也是没有反应社会现实的——你看,说得容易,做起来挺难的。

夜钓

雨散清风驻,山潭水墨深。

偷来夜明火,照我钓春心。

这是一首仄起不入韵,押平水韵“十二侵”部的五绝。第三句“平平仄平仄”是“平平平仄仄”的变格“鲤鱼翻波”,并没有出律。这些在本人格律专栏中有详细阐述,这里就不再多说。这是前几天夜钓的时候,朋友拍了张照片,自己看了之后觉得有点意思,就写了这首诗。


春日书画汇

细雨斜飞处,和风乱后庭。

谁来写春意?笔墨幻丹青。

前几日公司活动,请来很多书画家当场作画,剪了个视频,附庸风雅,配了一首小诗,平仄格式和前面那一首一模一样,不过是押韵“九青”部。


个人写诗,大都是生活微末感动的记录。

对于写诗这回事,不当回事也许倒是能成点事。

太当回事,反而就不是事了。

当然,这都是建立在规则学习明白之后,通过大量阅读赏析,形成的个人诗词观。

这未必是适合每个人的写好诗词的路径,但是我个人心得和解答。

如上。


如何写好诗歌,能否分享下你最近的诗作?



如何写好诗歌?

近当代以来,从心派崛起,很多朋友认为“我手写我心”,“情感比天大”,诗歌创作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昌盛时期,但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混乱时期。因为近代诗对中国传统诗词文化的断代,甚至反叛,原来的诗歌规则一再被打破,直到完全没有底线,一些分行的文字,也不管节奏感和韵脚,就自称为诗歌。

这是诗歌这种文学体裁发展、变化必然经过的大乱后治的时期。大浪淘沙、金石俱下,唯有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作品才能真正流传下去。

这其中不乏现代诗,但是古诗词作为已经被淘汰、精选过的作品是经受了时间考验的。而古诗词和现代诗词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规则的明显化。

“我手写我心”是对的,但不能只有“我心”,关键还是在于怎么“写”,才能正确表达“我心”。“情感大过天”也是对的,但是没有天地的界限,你又如何知道你的情比天高?

所以,无论是那种体裁,规则都是必须的。即使是叛将旗手——当代诗,只要被称作诗,明里暗里还是遵从着诗歌的三大基本原则。


如何写好诗歌的第一步,就是明规则

注意这是第一步,是基础,很多朋友一看这条,就认为这是讲格律大过意境,是本末倒置。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清楚什么是本,什么是末。

格式、形式、格律本来就是“末”,是诗歌的入门砖,不懂,才会认为别人把它奉为圭臬。懂格律的人就好像开车遵守红绿灯一样,根本不影响开车的快感(意境)。没头没脑地反对形式,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。

懂的都不当一回事,放在口里嚷嚷的才是不懂的人。

这里指的规则,并非特指格律。因为写诗也并不是特指古诗词,近体格律诗,近代诗,现代白话诗只要能正确表达情感,在语言上符合诗的大致规范,能让读者朗朗上口并心中一动,就是好诗。

所以,我们这里讲得规则是所有诗的通则——其实也就是诗的基本特色。是不论古今中外,只要被称作诗的作品都必须有的选项。古诗词因为格式相对规范,规则是显而易见的,而现代诗则比较隐秘,但只要是诗,就必然可以发现其内部运行规律。


诗的基本三个特征:声音高低起伏,词句带有节奏感,押韵。

对古诗而言,就是平仄、断句、押韵。而实际上押韵也是为了加强诗的节奏感,但是因为非常重要所以单独成为一项特征。简而言之,诗是韵文,即押韵的有节奏感的短文。

对现代诗而言,如果一篇作品,可能押韵的形式更加散乱、隐蔽,但是绝对是能找到的。而节奏感,有可能是激昂,也有可能是舒缓的,甚至有可能是凌乱的,需要读者自己领会(每个人读出来的节奏感不同),但是必然是有的——就算咱们平常说话,没有节奏感的语言也是面目可憎的,除非是丧葬上的吟诵(即使如此,同样也有节奏)。至于声音高低起伏,相对于古诗词的平仄,白话诗的吟诵也不能让人昏昏入睡吧。

在理清楚上述规则之后,节奏感可以自行领会,高低起伏是说话自带,所以,现代诗最外在、最明显的规则就是押韵了。

所以,不要再问诗歌是不是一定要押韵了。

不押韵,就不是诗。随便你叫什么,反正不是诗。

至于那些“一字诗”、“分行体”之类的实验性作品,并不能纳入普遍认识的范畴,没有讨论意义。


如何写好诗歌的第二步,就是写好

写好诗歌其实和写好文章是一样的。情感冲动(灵感捕捉)——诉诸文字(感情抒发)——格式调整(押韵格律),诗是韵文,唯一和散文等其他类文体的区别就在于押韵带来节奏感,而这种节奏感更加适合手舞足蹈、摇头晃脑地抒发,更加有利于人类情感激烈的爆发(正面或负面都是如此)。

这三个过程,第三点就是我们前面讲过的“明规则”。至于前两点,和所有文章的形成都是一样的,就好像我这篇问答,首先我要搞清你问的什么——然后决定怎么用文字回答,因为类似于杂文,在写的过程中就已经大致列好几条,也就省去了最后一步格式调整,顶多是检查一下错别字。

所以,如何写好诗歌的重点在于灵感的捕捉和如何通过文字表达。

这两点归根见底都来自于人类自身认识的提高,灵感是常常有的,这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。天下人都见过下雪,为什么只有柳宗元可以写出“千山鸟飞绝、万径人踪灭”?为什么只有毛主席能写出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”?这来自诗人本身的阅历(很多人有)和雄厚的文化积累。也就是当灵感、冲动到来之时,我们是否能抓住?


有些人是射门的前锋,有些人是赚钱的高手,有些人是捕捉诗歌灵感的高手,这些高手的成长过程其实是一样的。

成功都来自大量的训练。诗歌创作的训练就是大量阅读、创作练习,做好随时捕捉诗歌灵感的准备。写诗这种事情,才情占了一些,而努力绝对是占到一多半的。

没有灵机一动,出不了好诗。有了灵机一动,抓不住灵感,也出不了好诗。有了灵机一动,又抓住了,没有长久的诗词意象符号的组合训练,你同样写不出好诗。

而抓住灵感的准备和使用诗家语来通顺表达都来自可训练的读、写。

增强我们的诗歌(无论古今)的鉴赏能力,是在写出好诗的过程中,我们唯一可以通过努力获得的提高手段。

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做诗也会吟”,古人诚不我欺也。


放开写诗的想法,渐入化境

学习规则是为了忘记规则,而学习写诗的最终目的是忘记写诗。

前半句估计看我文章多的一般都能理解,因为这是我讲格律的一贯原则。而后半句就会有些费解了。我们不是要学诗吗?难不成最后还是大白话分行解决问题?

不是那个意思。

因为“诗人”这个称呼并非专业词汇,而是一种统称。一个文章写得好的人,可以轻易通过格式调整进入诗歌范畴。

一个写诗的人一定要正确的心态来看待写诗这回事。

把诗词表达捧到神坛,不让人轻易染指的做法,只会让诗歌失去生命力,越来越凋零。

诗歌是人类共情的表达。来源于生活,却高于生活,但绝对不能脱离生活。


所以那些动则鄙视其他人的做法是最不可取的,因为即使你是这个领域的高手,也不知道文学的变化形态到底会往那个方面延伸发展。诗歌的地位要拔高,但是绝不能太高,这其中有一个度,而掌握好这个度的人就可以在言志调情中游刃有余。

达不到的,就是流俗作品,超过了,就是诗匠作品。

这都不是诗歌的最好形态,也不是人类共情交流的最好形态。

关注社会,调整心态

从古到今的大诗人,其实没有一个是专业写诗,以诗为生的人。

屈原、陶潜、李白、杜甫、苏轼,没有一个不是心中有天地之人。说句实话,他们都是在政治上失意,一身本事只得在诗词上寻找寄托,才成就了这些文学宗师的大业。我们要说王安石是诗人,苏轼是词人,他们肯定是不高兴的。

好的诗人,都是内心的表达欲望充分,好的作品,都是反映社会现实和时代特色。他们作文写诗,并非为了雕琢词句,而是因为有话要说,不得不说。诗歌和文章内容上的唯一不同是写文章讲究来龙去脉,交代清楚,而诗歌因为着重于情感的抒发,对情感的产生、原因未必要做交代(有些有诗序),只要酣畅淋漓地表达出来,能够打动读者就好了。

当然,在今天这种社会形态下,反映社会现实对于大批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的诗人来说,是麻烦的事情。这也是为什么当今诗坛难以出现真正大诗人的根本原因,我们只能把眼光放在身边,放在花草虫鱼、风花雪月,从境界和格局上天生就低于古代甚至近代的艺术创作者,这是诗的悲哀。

所以在当今,想写出好诗,注意前面几点(学习规则、多读、多写)就能写出不错的产品。至于最后这一点,不是个人能改变的,对今天的诗歌写作者来说,实在是苛求。


分享近期作品

这段时间因为事情较多,写得比较少。翻找了一下前几天的动态,只有两首五绝,都是日常生活记录,也是没有反应社会现实的——你看,说得容易,做起来挺难的。

夜钓

雨散清风驻,山潭水墨深。

偷来夜明火,照我钓春心。

这是一首仄起不入韵,押平水韵“十二侵”部的五绝。第三句“平平仄平仄”是“平平平仄仄”的变格“鲤鱼翻波”,并没有出律。这些在本人格律专栏中有详细阐述,这里就不再多说。这是前几天夜钓的时候,朋友拍了张照片,自己看了之后觉得有点意思,就写了这首诗。


春日书画汇

细雨斜飞处,和风乱后庭。

谁来写春意?笔墨幻丹青。

前几日公司活动,请来很多书画家当场作画,剪了个视频,附庸风雅,配了一首小诗,平仄格式和前面那一首一模一样,不过是押韵“九青”部。


个人写诗,大都是生活微末感动的记录。

对于写诗这回事,不当回事也许倒是能成点事。

太当回事,反而就不是事了。

当然,这都是建立在规则学习明白之后,通过大量阅读赏析,形成的个人诗词观。

这未必是适合每个人的写好诗词的路径,但是我个人心得和解答。

如上。


All Rights Reserved